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分类信息 资讯 女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新华社点名数家央企行贿丁书苗 高管职权缺制约

权力掮客的能量究竟有多大?操纵中标57个项目,“吸金”20多亿,银行账户就达131个……值得特别关注的是,丁书苗一案中,多家央企向这名仅有小学学历的女民营企业家行贿。

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利用手中掌握的专项资金划拨审批权,10年间大肆受贿近3000万元,这其中只有17万元是他单独收受的,其他的都是通过“职业掮客”收受的。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权力掮客“挖”走多少钱?

16日、17日,因涉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而备受关注的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及其女侯军霞先后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宣判。现年59岁的丁书苗,仅有小学文化水平。然而自从结识刘志军后并为其充当“权力掮客”,丁书苗从一个普通女商人摇身一变成为“高铁一姐”,打造了一个庞大的“黑金帝国”。

紧盯铁路运输、高铁生意,丁书苗靠铁路“发家致富”。公诉机关指控,丁书苗先后帮助23家公司中标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中标标的额超过1800亿元。这57个项目中,53个由刘志军打过招呼。丁书苗等人从中获取违法所得30多亿元,其中她个人非法获利20多亿元。

刘志军对丁书苗“言听计从”。2010年间,丁书苗向刘志军请托解决其控制的高铁传媒公司经营资金困难,适逢原铁道部筹办世界高铁大会,刘志军于是招呼时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的张曙光将宣传赞助企业业务交给高铁传媒公司,后来85家赞助公司共计1.25亿的赞助款被作为广告宣传费打入高铁传媒公司账户。

项目的“介绍费”如此惊人。案发后,司法机关对丁书苗的违法所得进行了追缴,扣押和冻结的财产中,除了大量的现金和公司股权,光银行账户就达131个,位于北京CBD核心区域的伯豪瑞庭酒店客房及办公用房337套,其他房产37套。

丁书苗把“权力掮客”做到了极致,但事实上像丁书苗这样的“职业掮客”并非绝无仅有。

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利用手中掌握的专项资金划拨审批权,10年间大肆受贿近3000万元,这其中只有17万元是他单独收受的,其他的都是通过“职业掮客”收受。

办案人员介绍,与陈柱兵共同受贿的“职业掮客”达10人,除了项目评审专家,还有与其存在私人关系的情人、朋友,也有与其有工作往来的政府工作人员。陈柱兵很少与一些央企直接接触,均是由这些“受贿代理人”出面寻找企业申报专项资金,并向企业索要贿赂。

央企也向民企行贿?

值得注意的是,在丁书苗充当“权力掮客”操纵的57个铁路建设工程招投标项目中,在向其行贿的23家企业里,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中铁二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这些知名央企也赫然在列。

丁书苗通过刘志军大肆运作铁路工程项目的第一单是某大型央企,这家央企的董事长通过中间人找到丁书苗,大字不识的丁书苗拿着中间人写的条子去找刘志军,刘志军说:“以后就采取这种形式,只用写清楚企业名称、标段,不用写太多。”

有了第一次,此后动辄数十亿元的工程项目,通过丁书苗“运作”如同囊中取物。丁书苗等人的惯用模式是:投标人通过中间人找到丁书苗,丁书苗给刘志军递条子,刘志军再打招呼。投标企业将中介费给中间人,中间人再返点给丁书苗。在此过程中,丁书苗从中收取2%~2.5%的“中介费”。

无独有偶,在陈柱兵案的行贿人名单中,一些央企、国企都名列其中。

2007年左右,陈柱兵说自己现在主管中央企业贷款补贴的资金审批,让其情人黄某去找一些中央企业来申请这个补贴,从中收30%的好处费。于是黄某主动和某水利央企联系,这家央企的主要负责人和黄某见面后“拍板”向陈柱兵、黄某支付好处费。这家央企顺利拿到财政部拨付的中央企业基本建设贷款财政贴息1380多万元后,通过下属单位向黄某和陈柱兵支付了220万元的“好处费”。

相关内容

微信扫一扫,关注潮州最新消息
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