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分类信息 资讯 女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潮州日报痛批“卖单现象”——《叫卖“学位条子”说明了什么?》

(转帖)《潮州日报》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叫卖“学位条子”说明了什么?

  核心提要:学位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摇号”招生,“学位条子”贩卖,市民诟病已久。市实验学校校长温亿民、市教育局有关官员对市民所普遍关注的“摇号”、“学位条子”以及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公平问题进行了回应。市政协委员也对这些现象进行了解剖,并为教育“病症”“把脉开方”。

  本报记者王聪

  

  “几万元就搞定把孩子转学到市实验学校,这种事以前只是听说,刚才跟学位贩子通话后,才知道真有此事。”市民陈先生偶然间从朋友那里获知一个学位贩子的电话号码,试图致电了解个中详情。没想到卖学位条子的贩子竟自称,不仅可以“报名预订”几所“拥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明年的新生学位条子,还表示如果现在有孩子想要转学到市区的几所好学校,都能想办法帮忙搞定,并开出了转学“中介费”——“昌黎路小学的7000元,市实验学校的可能四万元都很难拿到单子”。

  “卖学位条子”的行当如何产生?

  根据陈先生提供的线索,记者与该贩子取得电话联系,该贩子同样开出了与上述几乎一致的价位。同时,他还告诉记者,相比于在入学前的“学位条子”,转学的难度比较大,因而价位更高。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义务教育阶段所谓的“优质资源学位”非常有限,小学阶段市实验学校、市绵德小学这两所市直学校每个学年分别抽出200个和100个学位进行“摇号”招生,而初中阶段两所国有民办学校市金山实验学校和市高级实验学校以及两所“半公半私”的城南实验中学和城基实验中学每年“免费入学”的名额各只有100名,计划内招生各在600名以内。而多数家长又普遍存在“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心理。有限的学位难以满足需要。另一方面,一些有“手路”的人可以弄到这些学校的招生名额,而自己的子女又不需要,由此“卖学位条子”的行当应运而生。

  “学位条子”公开叫卖

  “卖学位条子”的现象在较早前已经成为社会上民间热议的话题。在网上也时有“卖学位条子”的贩子通过本地论坛叫卖。网友东方鸣指出,市实验学校、市绵德小学这两所市直学校于今年8月8日摇号,但早在7月25日已经有人在网上兜售转让名额!同时,他还提供了之前保留过的“朋友有绵德小学的名额转让”、“实验小学名额”等所谓“优质资源学位”的帖子。

  记者留意到,其实不只是拥有“优质资源学位”学校的“学位条子”被贩卖,只要有需求,本市什么学校的招生条子他们都能够提供。在网友东方鸣所保留的30个学位条子转让的帖子中,有“朋友有张瓷都中学的单转让,多少分都可以报读”、“有张城基中学的单转让,需要找我”、“老城基初中招生名额一个”等学位转让的广告。

  其实,早在今年8月17日开学前,潮州电视台就曾报道过将学位条子当商品卖的事件——在市区主干道潮枫路旁,有人公然挂出横幅称“升学转学有困难,请打电话××××”。

  尽管贩卖学位条子的事件得到曝光,社会上对这种不良现象的唾骂声也不绝如缕,但仍旧有人叫卖学位条子。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新学期已过去两个月,贩子们又开始了办理“转学”的生意,并同时开始招揽明年新学年的生意。

  “摇号”之外学位哪里去了?

  贩卖学位条子的行为令人深恶痛绝,但市直两所小学“公平、公开、公正”的新生入学摇号形式也颇受市民的非议。市绵德小学和市实验学校每年总共拿出300个学位进行摇号,大家普遍质疑,义务教育的公平性又如何体现?据记者较早前从市实验学校获得的消息,今年参加摇号的孩子就有916人,录取比例低于22%。

  记者查阅了今年8月8日张贴于市绵德小学摇号现场的“潮州市实验学校2010年秋季一年级招生摇号规则”,通知的首段提到“根据潮州市教育局下达的招生计划,我校本学年秋季在完成区域内招生任务后,将其中的200个学位对新城区适龄儿童公开招生……”;而市绵德小学的摇号招生规则中则提到“经市教育局批准,拟通过摇号方式,录取100名适龄儿童为我校今年一年级新生”。至于具体的总体招生名额,规则中只字不提。有市民质疑,这两所学校剩下的名单又是如何分配的?叫卖“学位条子”又说明了什么?


相关内容

微信扫一扫,关注潮州最新消息
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